周瑜是怎么死的(三国第一美男是谁)
本文摘要: 周瑜在筹措准备西进益州的要紧时刻突然病逝,曾有一篇名为《建安十五年》的历史小说,对于周瑜的突然病逝提出了质疑。 但毕竟是小说家言,看过即可不必认真。但我在接触过一

周瑜在筹备西进益州的重要时刻忽然病逝,曾有一篇名为《建安十五年》的历史小说,对于周瑜的忽然病逝提出了质疑。

但毕竟是小说家言,看过即可不必认真。但我在接触过一些史料之后,字里行间的细则总被人有一种“言犹未尽”的感觉。

所谓的“阴谋论”可能不是历史事实,毕竟真的的历史事实没办法还原。但假如可以达到逻辑自洽的规范,还是可以作为一家之言的。

曹操要紧幕僚郭嘉病逝的时候38岁,曹操曾说郭嘉“中年夭折”。而周瑜病逝的时候36岁,好像也能算是“中年夭折”。

郭嘉的死因是几乎无人怀疑,就是病逝。曹操提起郭嘉,一直一副惋惜的口吻。由于根据郭嘉的地位,肯定可以享遭到较高水准的医疗服务。

周瑜同样是病逝,但周瑜的死因一直有人质疑。

其实重点就是“夭亡”和“暴亡”,这在史书记载中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定义。夭亡可以是长期卧床病重不治,一把年龄的人也可以忽然暴亡。

基于知识判断,从染病到病逝是一个过程,需要肯定的时间。而《三国志》中记载“卒”或“病卒”的人物,通常都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过世。

而周瑜的记录是“病卒”,其过程却非“夭亡”,而是“暴亡”。

大家先来梳理一下周瑜病逝的过程。

赤壁之战获得大胜后,周瑜并未就此班师,而是对曹操控制下的荆州展开了乘胜追击。经过一年多的相持,曹操指派防守江陵的曹仁撤退,东吴集团控制了整个长江北岸的南郡区域。

同一时期,赤壁之战时处于周瑜羽翼下的刘备集团趁机接收了抵抗薄弱的荆南区域,自曹操南征后第三拥有了我们的依据地。

此时,对于东吴将来的长期进步策略,有两种不一样的思想:第一种是周瑜等人坚持的“伐蜀”,第二种是鲁肃等人坚持的“借荆州”。

周瑜以前线返回京口,向孙权讲解了我们的策略构想,从而得到了孙权的首肯。而就在回到江陵的路上,周瑜忽然过世。显然,大家都没想到周瑜在如此一个时间点离开人世,完全可以称他的死为“暴亡”。

这不止是我的判断,也是周瑜我们的认知。他在过世前写给孙权的信中也说自己遇见的是一场“暴疾”,前一天开始治疗,第二天就到了已经知晓自己必死,开始处置后事。

有人曾把周瑜的过世与一年前攻打南郡时受的箭伤联系起来,这种猜想是没依据的。由于这只不过外伤,而且是一年前的一次外伤。没任何外力影响的状况下,它如何可能在短短几日内夺走一个健康成年人的生命呢?

“伐蜀”和“借荆州”是江陵之战后东吴内部的两种不一样的声音,在赤壁之战时与周瑜同为铁杆鹰派的鲁肃,此时却坚决地提出“借荆州”的方案。这两种方案是没办法共存的,假如东吴失去了南郡这个重要的后勤补给据点,一个人进攻蜀地是不现实的。

此时的刘备选择了一个人前往京口,与孙权面议。

深入吴都,对已经跟周瑜翻脸的刘备来讲,是一次大胆的冒险。果然,周瑜写了一封信给孙权,提出“软禁刘备”的计划。孙权并没采纳周瑜的建议,而是听从了鲁肃的建议。

周瑜花费一年时间,拼死拼活地打下南郡,最后反倒实惠了刘备,而这显是周瑜难以同意的。

这就让事情变得非常有趣了。鲁肃提出的借江陵计划,孙权赞同了;周瑜提出的伐蜀计划,孙权也赞同了。而上面已经说过,这两个计划是相互抵触的。那样,孙权这种做法的意思是呢?

只有一种可能:孙权在权衡两个计划的同时,已经做好了斩断另一个计划的筹备。那个被斩断的计划,就是伐蜀。

那样,正如那位大侦探挂在嘴边的话一样,剩下的那个可能无论多么荒谬,都是真相。

周瑜之死,孙权涉案!

一下子抛出这个石破天惊的结论好像看上去过于草率,那样大家从其他的一些角度来进一步进行论证。

赤壁之战后,周瑜名望大增。曹操写信给孙权,在信中对周瑜大加吹捧,这是“捧杀”的规范操作。但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对于作为东吴实质统治者的孙权来讲,这并非一个喜闻乐见的局面。

周瑜与孙权之兄孙策的关系长期以来脍炙人口,不过这种关系的背后同样有阴影的存在。随孙策东渡之后,周瑜曾一度返回袁术控制下的寿春。但出于对袁术的失望,周瑜第三东归,遭到了孙策的亲自迎接。

这里存在一个极少有人去考虑的问题,在江东初定,百废俱兴时,周瑜为何北归袁术?

虽然名义上是跟随叔父周尚去寿春同意新职,但此时的周瑜已经二十四岁,完全具备我们的行为能力。那样他回到寿春的行为只能讲解为,他还没对江东的新政权死心塌地,他最后回到吴地的原因是由于不看好袁术。

周瑜在孙策有生之年并未参与中枢要务,而是长期在外地征战与镇守。当时孙策政权的中枢头脑另有其人,就是张昭。孙策在临终前,托孤的对象也是张昭,而非在外驻守的周瑜。

周瑜在这时做了哪些事呢?根据时间顺序来看在孙权开始行使权力之后,周瑜带兵返回吴地,这显然是逾越了自己身份的举动。

一面是年仅十九岁的孙权,一面是手握重兵的周瑜,虽然史书轻描淡写地用“赴丧”来概括,但大家不难嗅出后面的凶险气息。

这件事的处置结果就是:周瑜进入中枢,分去了一部分原是张昭的权力。当时只有十九岁的孙权当然没办法改变这种权力格局,但这段经历想来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火种。

赤壁之战后,周瑜名望大增,终于在建安十五年引燃了这颗火种。

周瑜自己在建安十五年的时候,是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局势呢?从周瑜临死前写的那封信可以看出,这里面记录了周瑜的政治遗言。

周瑜在临死之前给孙权写信,一方面说明事发忽然,另一方面,业可以说是周瑜在猝然过世前的一次政治声明。

在信的开始,周瑜明确地提出了伐蜀计划,又写出了“染病”的经过。这两点正是孙权不欲为世人所知的要素,而在这封信中被周瑜所特意点出。周瑜染病经过的忽然会让人怀疑,而取蜀计划正是矛盾冲突的焦点所在,也是周瑜最后暴死的深层缘由。可惜的是,周瑜临死前才真的意识到这一点。

周瑜对权力的窥视与争取毋庸讳言,不过这种权力欲与其说像怀抱篡心的司马懿,不如说像后主时期大权独揽以便推行自己国策的诸葛亮。

此刻的他已不是那个带兵回都的桀骜外将,而是真的想为东吴发展基业,形成天下二分之势的栋梁。可是,他的主公孙权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而不谙权术的少年了。这种角色的前后冲突,最后导致了不可调和的悲剧。

在中国古时候残酷的政治游戏中,这个无言的结局。可能,也是唯一可能的结局。

谢谢观看!

新手导航:https://www.cainiaodh.com/

3楼社区:https://www.3lsq.com/

乐乐线报网:https://www.llxbw.com/

零度手赚网:https://www.ldszw.co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