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中下游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

作者:上海建筑防水有限公司  来源:www.yxjzfs.com   发布时间:2016-07-24 10:13:37
有网友拍下7月2日、3日和4日长江边芜湖滨江公园里“一家三口”雕塑发生的变化 7月2日有网友拍下7月2日、3日和4日长江边芜湖滨江公园里“一家三口”雕塑发生的变化 7月2日7月4日7月4日7月3日7月3日7月3日7月3日记者4日从民政部获悉,6月30日以来,鄂苏皖等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引发山洪暴发、河水陡涨等灾害,截至4日9时,已致使1646万人受灾,112人死亡失踪,72.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预计5日之后,雨带将逐步北抬,淮河流域又将面临较大的防汛压力。长江中下游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长江中下游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

  记者4日从民政部获悉,6月30日以来,鄂苏皖等长江中下游地区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引发山洪暴发、河水陡涨等灾害,截至4日9时,已致使1646万人受灾,112人死亡失踪,72.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预计5日之后,雨带将逐步北抬,淮河流域又将面临较大的防汛压力。

  据介绍,6月30日以来,湖北中东部和南部、安徽中南部、江苏南部和东北部、河南南部、湖南北部和西南部等地累计降雨量100-250毫米,湖北东部部分地区、安徽中部、江苏南京和常州等局地300-500毫米,湖北红安县北部局地803毫米、南部局地624毫米;上述地区降雨100毫米以上的面积约24万平方公里,其中250毫米以上的面积约6万平方公里。强降雨导致多地山洪暴发、河水陡涨、民房进水、房屋倒塌、农田冲毁,公路、水利、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损毁严重;安徽、江西、湖北境内多条国道、省道发生道路崩塌,造成交通中断;京九、成渝、川黔等多条铁路线一度中断运行,导致多趟列车晚点或停运。

  记者4日从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受长江上游1号洪峰和本轮强降雨影响,安徽省长江干流安庆以下河段和水阳江、西河等28条河流超警戒水位,其中7条河流水位达到或超历史最高水位。河道堤防累计出现险情超过600处。

  据江苏省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通报,受长江来水和潮汛共同影响,4日7时,江苏长江干流全线超警戒水位0.16米至0.81米。长江大通来水量6.35万立方米每秒,较常年同期偏多31%左右。同期太湖平均水位4.69米,已超防洪保证水位,为历史第三高水位。

  中央气象台预计,5日起,主要降雨区将逐步北抬,强降雨中心位于黄淮中南部至江淮北部、江汉、西南地区东部等地。

  预计5日至9日,黄淮、江淮中北部、江汉及西南地区东部等地有中到大雨,部分地区有暴雨,其中黄淮中南部、四川盆地局地有大暴雨。上述部分地区累计雨量有120至240毫米,黄淮南部及四川盆地西部可达300毫米左右。

  另据水利部官网昨发布的消息称,4日20时,长江中游监利、汉口江段达到警戒水位,至此长江中下游监利以下江段及两湖全线超警。预计6日至10日,中下游干流各站将相继出现最高水位,最大超警幅度0.50-1.50米。

  文/新华社 供图/视觉中国

  安徽

  寻找那双“美丽的大脚”

  7月4日,一张参加抗洪的武警战士一双被洪水浸泡得有些浮肿的大脚照片迅速在网上蹿红,感动很多网友。

  照片中,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眉头微蹙靠墙坐在一条板凳上,橙红潮湿的救生衣,铠甲似的还没来得及卸下,沾满泥浆的迷彩裤筒下面,那双脚板腐白、褶皱纵横,看上去皮肉两离的大脚正对着镜头。

  他是谁?他在哪里?他正在干什么……

  记者就此展开调查。照片始拍者是武警安徽省总队第一支队后勤处长张广州。记者欲先与其取得联系,结果对方手机始终处在无法接通状态,遂决定干脆直扑他正率部抗洪的怀宁县平山镇程家圩。

  程家圩位于长江支流皖河西侧,圩内有着万亩粮田和好几个村庄。7月2日,上游皖河发生决堤,圩内鸣凤、大洼、石牛等几个村的圩堤险象环生。

  “那些兵娃子累得真是够呛”,一位正在圩堤值守的徐姓大爷,闻知记者来找抗洪部队,率先竖起大拇指。他指着脚下那堆凸露在水面的白色编织袋介绍说,2日上午十点多,那地方出现大管涌,几十个兵娃子搬沙石、扛土包,“忙到下午四五点钟不得歇,好几个娃子下到水里就没见上来过”。中途,大坝上还突然塌下去一个直径1.5米、深7米左右的大坑,官兵们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把它填平加固,“走的时候都摸黑了”。

  与徐大爷告别,记者根据他提供的信息,沿着满是泥泞的大堤,一步一滑地走到三公里外的大洼村。据了解,3日晚上,这里的圩堤出现了十几个大小管涌,战士在齐腰深的洪水中作业了三个多小时,险情基本得到控制。

  “大概晚上九点半左右,雨下得特别大,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当地一位村民指着不远处一间低矮破旧的土围子告诉记者,官兵们当时实在吃不消,又担心大堤因管涌溃坝,所以也不敢走远,“只好在那间废弃屋子里歇一会儿,等雨稍稍小了点又跑出来跳进水里接着干”,直到凌晨两点半。

  “他们现在好像在石牛那边”,一位路过的大姐见记者淋得像只落汤鸡,热心提供了这条意外信息。

  在湿滑狭窄的土路上亦步亦趋,赶到石牛村已是下午三点多。记者透过雨幕,远远看见一条条橙红色的影子“嗷嗷”叫着在大坝上飞奔。由于持续暴雨不停,洪水随时都有漫堤的危险,武警官兵们正在扛运沙袋增高加固堤身。

  靠上近前,记者擦亮眼睛仔细寻找,终于在那一张张裹满泥巴的年轻脸庞中,找到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于是赶紧把他拦下来,恳请他能脱下鞋子看看他的脚。这名战士把包投进管涌中,有些茫然地望了记者两眼,还是顺从地脱下了灌满泥浆的鞋袜。

  眼前这双被洪水长期浸泡得有些浮肿的脚,粗看与微信照片中的那双脚十分相像,几乎一致,但细瞧却又不是。

  “赶紧加油扛,别停在那儿”。一名领章挂着中校警衔的干部,扛着一个鼓鼓的沙包从身边快步走过,冲眼前这位战士喊道。

  他就是张广州。搞清记者来意,他探过头来看手机微信照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张照片就是他3日晚带战士们在大洼村那间废弃屋子小憩时拍的。照片中这双大脚的主人公名叫焦磊,山东临沂人,2011年入伍,今年25岁,现为该支队一大队二中队战士,此时正和其他六名战友在一公里外堵一个单独管涌。

  “请焦磊回话”,张广州通过对讲机呼叫两遍后,对方马上有了回音,记者提出想与他见面的要求,没想到对讲机里传来这样回答,说他现在任务很紧急过不来,“其实张处长当时无论拍谁的脚,基本也都是照片中的那个样子……”

  文/杨正龙 张运东 供图/张广州

  亲历

  圩堤被大水冲破 赶紧把冰箱搬到楼顶

  “凌晨六点多,洪水哗地一下冲过来,我们赶紧往楼上搬东西。” 昨天下午5点,安徽省宣城市幸福村的村民章亮回忆起这一幕时仍心有余悸。昨天凌晨6点左右,宣城市宣州区幸福村的圩堤被大水冲破,数百名群众被困家中。

  章亮回忆说,圩堤被大水冲破后,家里瞬间变成了汪洋大海,他和父母一起赶紧把冰箱等家电搬到了楼顶,“水一下子就起来了,跑也来不及,所以第一反应就是抢救这些大家电,其他的小物件来不及抢就算了”。

  今年26岁的章亮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一直在外打工,几天前听说家里连下大雨,水位逼近警戒线,他赶紧赶了回来。“家里就我爸妈,弟弟才上初中,家里水这么大,我肯定得回家,要不然不放心。”

  回家后,家中的降雨并未减少。章亮说,村里的田里都被水淹了,圩堤的水位线也越来越高,“这几天一直睡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决堤了,一直提心吊胆,所以今天决堤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据章亮介绍,幸福村一共几百户村民,年轻人多在外打工,留在村里的基本为老人。不过,听到家中发洪水的消息后,不少年轻人和他一样从外地赶了回来。同时,这几日随着水位升高,乡里也派人过来帮助村民陆续转移到安置点。

  但章亮并没有选择离开。“好好的家不可能说走就走,并且还有这么多东西,不放心。”章亮说,家里的楼房刚建几年,圩堤被大水冲破后,他和父母还有弟弟四个人都待在二楼,“暂时还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从凌晨到下午,村里的水位一直在慢慢涨高,这不得不让章亮有所担心,“水位已经快到二层,就怕再下大雨,水就会漫上来了”。章亮说,目前村里已经有一部分人用小船往外转移,他也向邻居借了船,以备不时之需。

  除了水位的上升,章亮更担心物资的缺乏,“主要是水和吃的,虽然之前备了一些,但也撑不了几天”。另一方面,章亮也在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因为水流比较急,救援队还没到,现在安徽省很多地方都受灾严重,我们能理解”。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幸福村所属的养贤乡政府,其工作人员表示,救援队已经赶往途中,会尽快转移受灾群众。

  文/本报记者 周丹 供图/王波

  释疑

  安徽沿江圩口为何溃破多

  连日来,安徽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沿江江南降大暴雨、特大暴雨。至4日9时,全省69个圩口因水位过高漫破或溃破,包括万亩以上的大圩2个,全省转移安置人口已超过54万人。

  尽管破圩目前未直接造成人员伤亡。但人们不禁产生疑问,长江干流水位3日才出现超警戒水位,为何沿江破圩数量如此之多?

  安徽省防指新闻发言人蔡正中回应说,今年破圩数量比较多首先是由于此次安徽省部分地区遭遇了罕见暴雨。“降雨强度大,高度集中;长江一些支流水位超警戒、超保证、超历史。”

  从6月18日入梅开始,安徽省暴雨区在大别山区、沿江地区和皖南山区多次叠加,时间长、范围广、强度大。特别是6月30日20时至7月4日6时,全省大别山区、江淮中部、沿江江南降大暴雨、特大暴雨,降雨量最大站点南陵县水龙山站达731毫米。水阳江、漳河、西河等12条河流超保证水位,二郎河、丰乐河等7条河流达到或超历史最高水位。

  “与1998年防汛压力集中在长江干流不同,今年安徽省内河压力很大,加上长江顶托,外洪内涝,水排不出去。”蔡正中说。

  其次,中小河流和农村堤防防汛标准仍然不够。安徽省中小水利建设近年来颇有成效,但中小河流和农村堤防的防洪标准总体仍然较低。此次局地出现的大暴雨,大大超过一些支流和农村地区的防御能力。

  “现在我们掌握的一些溃破的圩口,多数是漫坡,有的已经加了50厘米、60厘米高,确实不能再加了。这些圩口多是小圩口,很多基本没有经过治理。”蔡正中说。

  六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陈林也指出,截至目前六安市发生4处破圩,全部位于丰乐河沿岸,是这一带历史上最严重的情况。主要原因一是短时间降水量大且过于集中,又属于山区河流,汇水很快;二是受长江干流影响,水下不去;三是丰乐河没有经过完全治理,堤防标准很低。

  此外,专家指出,今年的防汛思路也有所改变。蔡正中说,过去一直强调“人在堤在”,今年水相对较大、汛情相对严重,有时候低标准的圩口要放弃,“通过全面衡量、综合考虑,保人胜过保堤保圩,有的圩口是我们主动放弃泄洪的。” 文/新华

  湖南

  益阳因洪水致柴油泄漏

  油污漂流到资江下游

  7月4日凌晨3时许,桃江县灰山港镇卫星加油站约三吨汽柴油发生泄漏,泄漏油污随洪水漂流到资江下游。经初步调查,泄漏原因为连日暴雨致油罐上浮倾倒所致。益阳市自来水公司表示,资江城区段源水水质未发现受污情况,

  事件发生后,益阳市、桃江县安监部门和县消防大队等立即赶赴现场进行应急处置,组织事发加油站200米范围内的群众进行紧急疏散转移,并用吊车将浮起的油罐吊正防止继续泄漏,并在事发点布置两辆泡沫灭火车。同时,向益阳中石化公司请求支援,派油车将油罐里剩余的油抽走,用吸油毯吸收泄漏出来的油。油车和吸油毯均在赶往事发点的途中。目前,各项应急救援工作正有序开展,暂无人员伤亡报告。

  益阳市自来水公司消息称,4日凌晨3时许,桃江县灰山港镇卫星加油站因洪水导致柴油泄漏,有少量油污随洪水漂流到资江下游。当天9点40分,益阳市住建、环保、卫计、海事等相关部门在自来水公司成立了应急处置小组。当天11点30分,环境监测部门监测到油污已通过资江益阳城区段。

  为确保市民饮水安全,益阳市环保、卫计、海事等部门已加强资江源水水质监控。截至目前,资江城区段水源水质未发现受污情况,益阳市自来水公司仍可以正常开机取水。按照应急处置小组的安排,各部门将密切监控源水情况,确保安全稳定供水。文/本报记者 黄筱菁

  湖北

  蕲春山体滑坡 已致2人遇难

  7月4日上午9点50分左右,因受连日特大暴雨袭击,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大同镇两河口村七组发生一处山体滑坡,2栋房子被埋,1栋房子受损。4日晚,北青报记者从蕲春县委宣传部获悉,截至发稿前,此次滑坡已造成两人死亡。目前,滑坡附近区域村民已被转移疏散。

  蕲春县大同镇党委宣传委员管浩告诉北青报记者,此次滑坡造成2栋房子被埋,1栋房子受损,2人被埋。被埋的两人为一对兄弟,哥哥年龄在20岁左右,弟弟年龄在10岁左右。经过救援人员搜救,4日晚,两人的遗体被找到。

  管浩称,发生滑坡的山原本有四五百米高,大部分已经垮塌,滑落的土石将2栋房子完全掩埋,1栋房子受损,被埋的两栋楼均为两层楼,砖混结构。“房子的前面是一条河流,滑坡时大量土石被推到河中,造成河道受阻。”另据当地媒体报道,从山上滑下来的土方造成了附近檀林河支流阻断,河水非常湍急,不断冲刷两侧的道路,路基受损,随时可能导致道路中断。滑坡发生后,当地武警、公安等部门共一百多人参与救援。由于滑坡的土石量大,当地调用了4台大型挖掘机进行救援,其中两三台用于进行河道清理。目前,沿山沿河居住的村民已全部撤离。

  管浩介绍,从6月中下旬开始,当地大部分是降雨天气,滑坡前,已经连续下了约一个星期的雨。目前,搜救工作仍在进行当中。

  文/本报记者 黄筱菁 供图/刘先生

推荐阅读:罗田吧 http://www.luotianba.com


上一篇:满洲里性侵幼女续:孩子染上妇科病
下一篇:奶奶上山采蘑菇熬汤 孙子吃后全身出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