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性侵幼女续:孩子染上妇科病

作者:上海建筑防水有限公司  来源:www.yxjzfs.com   发布时间:2016-07-23 15:46:36
该案一名被性侵女生坐在家中。 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该案一名被性侵女生坐在家中。 新京报记者 曹晓波 摄

  未来网满洲里7月7日电“妈妈,她们知道咱家在哪住,如果他们(满洲里涉嫌强奸幼女的前人大代表石学和赵某以及强迫孩子的王红、赵艳等犯罪嫌疑人)服刑期满从监狱出来后报复我,怎么办?”这是周畅经常问妈妈的问题。

  “孩子已经快崩溃了,也没法上学了。一想起这事,就会哭,这周以来几乎天天哭,整个眼圈都是紫的。”看到女儿痛不欲生的样子,周畅的妈妈哽咽着说:“我愿意拿自己的命换孩子的健康,如果孩子没了,我也没法活了,我现在只希望孩子好好地活着,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了,法院爱咋咋地。”

  受害少女均出现轻生念头 家长心痛不已

  “孩子等于捡了一条命,她去买安眠药,被同学发现报告了老师。再晚发现,可能孩子已经不存在了,药房的阿姨也证实孩子买安眠药。”身心俱疲的胡云父亲告诉记者。“但是,孩子现在几乎不说话也不动,已经没法和她沟通了。”

  为了给女儿安全感,周畅的妈妈向女儿保证,“不要害怕,无论如何,妈妈都会保护你。”还给她买了一只小老鼠转移女儿的注意力,并告诉女儿:“宝贝,现在你就是小老鼠的妈妈,你一定要学会爱护它,给它吃,给她喝。”可是妈妈发现,被女儿拎出去耍了一圈的小老鼠回来后,已经奄奄一息了。

  妈妈问女儿,“不喜欢它吗?为什么快把它勒死了?”“好玩儿!”看着可怜的老鼠,女儿还傻呵呵地笑。

  案件发生后,周畅再也不让妈妈帮忙搓澡,而且每次换内衣,都非常不高兴地赶妈妈出去。

  初中的孩子懵懂无知,不懂法律。周畅的妈妈告诉记者,闺女曾经跪在她爸爸面前说:“爸爸,我错了!”

  “错在哪儿了?”妈妈问。

  “就算她们打死我,我也不该去。”

  “孩子,到现在你还没弄明白。说白了,是你交友不善。”周畅的妈妈说道。

  吴月的妈妈表示,孩子不想上学,甚至透漏过不想活的念头。

  威逼利诱 高中女生勾结社会人员强迫多名少女就范

  在满洲里市合作区派出所,正在椅子上坐着接受警察询问录口供的周畅看见王红进来,立刻恭恭敬敬地站起来,“那样子,就像小学生见到老师一样。”

  警察问“你认识她吗?”

  “认识,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周畅战战兢兢地回答,在场的家长万分心痛。“孩子得被她们吓得多狠才会这样啊!”

  当时,警察和孩子父母都还不知道详情,以为是打架斗殴。

  周畅告诉妈妈:“她们说如果我不听话,就把我卖到扎区洗头房,还说弄死给扔到山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或者让你见不到爸爸妈妈。”

  周畅上六年级的时候,与读初三的王红在同一所学校,二人认识,她们并不是邻居,周畅的妈妈也不认识王红。

  有一次,王红以自己得了妇科病,需要钱为由,把周畅骗去帮她,不明就里的周畅被迫与石学和发生了性关系。

  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周畅私下告诉妈妈,之后,她还被石学和侵犯过两三次,一不去就挨打。可是,录的口供中只有这一次。

  为什么只有这一次?

  “后来的几次,警察没问,孩子也没说,只是给我说了,之后也没有让我们再去补充口供。”周畅的妈妈补充道。

  后来,王红等人让周畅帮忙物色其它“长得好看,学习又好的处女”,因为“石学和喜欢”。稍有不从,就会被打,周畅被王红等人打了很多次,校服也被烟头烫得有洞。

  于是,和周畅同班且关系不错的吴月成了猎物。

  “妈,你都不知道,她们都是往死里揍,如果我不去,她们就揍周畅。”

  那帮人还威胁孩子说,“别看你妈怀孕了,我也不怕,学校也管不着我,公安局我也不怕。”

  “现在想想,孩子应该是被吓怕了,她为了保护妈妈,被人强迫着做那些事,我家孩子挨的揍可能是最多的,除了抽大嘴吧,当时穿着棉衣,其它伤看不出来,孩子不说,我们也不知道。”

  事情败露后,吴月的妈妈回忆起2015年冬天的两件事就觉得很蹊跷,“应该那时候就开始了,只是谁也没有往那方面想。”

  2015年冬天,在上补习班的吴月被人冒充亲戚从学校接走了。“补习班的老师给我们打电话,他爸爸就说,你就在学校等着,我马上过去,但是没有严厉地告诉她哪里也不能去。”

  随后,吴月妈妈打电话给老师,得知女儿已经被人“接走”了,对方的电话却关机。家长打电话报警后,等了好久,吴月给妈妈兜了一个大圈子后,一手拿饮料,一手拿吃的,出现在妈妈面前。

  送孩子回来的王红等人一个劲向吴月的妈妈道歉,下次再也不敢了。

  回来后,吴月被爸爸打了一顿,两天没去上学。

  一般情况下,下午放学后,吴月差不多都是7点左右回家,可是有一天晚上,一个陌生号码冒充吴月的同学给吴月的妈妈发信息,说吴月在她那里睡着了,晚上不回家了。

  吴月的妈妈把对方骂了一顿,让她赶紧让吴月回家。一直到晚上将近9点,吴月才回家。回家后被妈妈狠狠打了一顿,吴月哭了一会儿,很快睡着了。

  “当时我就寻思,怎么着也得哭一会儿,没想到她那么快睡着了。后来才明白那天晚上她肯定是发生事了,才累得睡着了。可是当时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啊,所以也没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吴月的妈妈后悔莫及,埋怨自己太粗心了。

  “如果当时发现了,也没有后来这些事了,这些人连畜生都不如,他和别的孩子发生关系,还让我家姑娘躲在厕所里,等他们完事后,收钱。”

  想起女儿遭受的侮辱,吴月的妈妈悔恨交加,说着说着眼泪就控制不住流下来。

  据满洲里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石学和控制的满洲里福润兴酒店的服务员表示,918房是宾馆专门留给石学和用的。

  给受害女孩取化名,提前告诉她们不许说真实年龄等,在吴月的爸爸看来,“胁迫、威逼利诱,啥手段都用。这些应该不是未成年的女学生能想到的,她们或许有一个严密的组织。”

  吴月爸爸表示,孩子说的这些都是别人能抓着影子的,她们才会说,很多别人不知道的内容,她们绝对不会说,否则,问一百遍,她们说的还是这些。

  吴月的妈妈表示,一般来说,孩子上学放学都是坐公交,她每天会给孩子6块钱的零花钱,遇到校庆或者同学过生日,会多给一些。有一次,吴月告诉妈妈,以后不用再给她钱了。

  吴月的妈妈曾经还发现孩子多了些新衣服,就问是不是老人给的钱买的,老人说不是。吴月告诉妈妈这些衣服很便宜,是她自己在网上卖美瞳挣的钱买的,吴月的妈妈也没有多想,就信以为真。

  然而,这些细节,吴月的妈妈都错过了,她只是怀疑情况不对,没有深究,这种只在新闻报道或者电视剧里看到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另一位受害者胡云的爸爸告诉记者,孩子被打后,戴着口罩上学,老师打电话问家长,家长也不清楚是啥情况,虽然有疑问,但没太在意。

  “我们国家,儿童性侵问题已经成为公共事件,发展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成年人对幼女的偏好是罪恶的根源所在,必须给予最严厉的惩罚,尤其要斩断这种校园欺凌和校园性侵案件背后的黑手。”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上海政法学院刑事司法学院院长姚建龙在接受未来网

  性教育难以启齿 柔弱乖乖女轻易被他人控制

  “去年,我发现她的例假不正常,后来才从孩子那里了解到,这应该和犯罪嫌疑人让孩子吃避孕药有关。”据周畅的妈妈介绍,事情被曝光后,她带孩子到满洲里市医院检查,医生说周畅有妇科炎症,分泌物增多。

  “以前我总提醒她洗阴部,她都不怎么讲究,我发现她现在洗得可勤了。”看着女儿从懵懂无知、活泼开朗,到现在心事重重却什么都瞒着家长,吴月的妈妈说不出的心痛。

  “我把我们家里的网线全部都拔了,我家孩子在家从来不上网,之前也没有用手机,在出事后,我才给她买的手机。”

  据李莉的妈妈介绍,“后来,我知道她是在学校里拿同学的手机与人聊天,成为好友后,别人约她出去玩,她就去了。”在妈妈眼里,李莉是个娇滴滴的柔弱乖乖女。

  周一到周五,初中一年级的李莉基本都是六点放学,六点十五至二十就到家了,基本上没有很晚回家过,每天中午也回家吃饭。“周末的时候她会出去玩会儿,差不多1-2小时。”据李莉的妈妈推测,“事情应该发生在周末。”

  13岁的李莉是周畅通过社交软件“物色”的好友。王红、周畅称要带李莉玩,直到带到酒店她才发现怎么回事。

  据悉,2015年冬天,李莉把自己关在屋里几天不出门,也不怎么吃饭,一下子瘦了30多斤,手腕还有一道红色的印痕。妈妈问她为啥不爱吃饭,她也不说,还告诉妈妈手腕是搓澡搓烂的。

  联想到后来的事情,才明白那时候孩子应该是出事了,可是,当时我们都没在意。李莉的妈妈不断地自责,“现在后悔死了,发生这种事,怪孩子,也怪我们家长。”

  记者了解到,这几位孩子的家长基本不会和孩子交流性教育问题,认为这难以启齿。但是孩子长大了,总担心她们出问题,所以吴月的妈妈曾经告诉吴月,“千万不能处对象,发生了男女关系就会有孩子,这辈子就毁了。”

  据家长介绍,该事发生后,满洲里相关学校组织开展了一次性教育课。

  “青少年性教育仍存在一些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青爱工程首席顾问王佐书认为,一方面,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一些家长、老师的认识不到位,谈到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就不好意思;另一方面,缺乏开展性教育工作的资金支持;再一方面,让这项工作很好地持续下去,需要国家进行体制机制设计。

  (注:文中涉及所有未成年人姓名均为化名)

http://news.sohu.com/20160708/n458419837.shtmlnews.sohu.comtrue综合中国青年网http://news.sohu.com/20160708/n458419837.shtmlreport4601该案一名被性侵女生坐在家中。新京报记者曹晓波摄未来网满洲里7月7日电“妈妈,她们知道咱家在哪住,如果他们(满洲里涉嫌强奸幼女的前人大代表石学和赵某以及强迫孩子的 (责任编辑:窦远行 UN833) 分享:

推荐阅读:要赢彩票网 http://www.1v1v1v.com


上一篇:男子花费约600元相亲不成 感觉被骗把媒人打伤
下一篇:长江中下游监利以下江段全线超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