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男孩街头淋雨2小时找爸爸 警民接力送其|墨玉党建网

作者:上海建筑防水有限公司  来源:www.yxjzfs.com   发布时间:2015-07-07 10:11:06
3岁男孩街头淋雨2小时找爸爸 警民接力送其回家(图)

爸爸上班孩子走丢,市民民警接力,帮孩子找到家。

7月3日早上8点30分许,成都市成华区(微博)桃蹊派出所接到报警电话,一个3岁多的小孩独自在大雨中徘徊已超两个小时,疑是走丢的孩子。民警迅速行动帮孩子找家,揭开了“迷路”小孩背后的故事:孩子名叫小志,7月3日清晨6点时,他的爸爸冯军(音)驾驶出租车开工,小志追着汽车跑出院落,跟丢了爸爸的出租车后,一个人流落在街头,所幸被好心人发现及时报警。

小志为什么一个人追车?他的家在哪里?其他家人在哪里?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媛莉见习记者杜江茜

摄影刘陈平

现场

路中央淋雨 3岁小孩满脸雨泪

“揪心”,这是成都市交警五分局警官朱振华见到小志时最强烈的感受。7月3日早上8点左右,朱振华正准备出门上岗,一个热心的市民牵着小志向他求助。

“一个人站在马路中间哭,好危险。”这个热心市民在大雨中的桃蹊路上“拾”到小志,孩子浑身湿透,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热心市民进一步提供线索,孩子不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条街上,像是附近某个院落的人。

根据线索,朱振华从这条街上的居民口中拼凑出了一些信息:“孩子爸爸开出租去了”,“孩子经常一个人在附近出现”,“家里没人”。

一时间,这个可怜的孩子找不到任何托付,工作在身的朱振华想到了派出所。“这里有个3岁左右的孩子找不到家人……”就这样,桃蹊派出所民警接过接力棒,把孩子从大雨中解救出来。

找家

家门大敞开

却找不到一个家人

爸爸冯军张开双臂,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连呼五声“儿子”,小志向他扑了过去。

在桃蹊派出所,孩子似乎感觉不自在,一言不发,怯生生地坐着,就好像跟他身上新换上的厚实运动裤不合季节一样。

好不容易,民警用一块沙琪玛缓和了气氛,孩子断断续续讲了些只言片语,其中最有价值的是他住在桃蹊路47号。

“哎哟,这不就是小志嘛,你又跑到哪里去了?”警车进入桃蹊路47号院,车门一打开,孩子就被门卫杨阿姨认出来。

“这孩子3岁多,就住在6楼,他爸是开出租的,叫冯军。”杨阿姨告诉民警,小志跟父亲住在一起,是个单亲家庭。

根据杨阿姨的指引,民警带着小志找到了家门口:大门没锁,推门进去,光线很暗,因为里屋几间房门都紧闭着,唯有正对大门的一间房敞开,小志认准了这间房。

走进这间大约20平方米的屋子,除了电视、电脑和一张大床,没有更多的家具家电了。空气中一股异味,电脑里放着娱乐节目。

这时,隔壁房门开了,一位姓张的女士对一群不速之客的到来很茫然。

张女士介绍,她是房子的合租客,这套房共住了4户人,但她对小志家的情况一无所知,刚睡醒,更不知道早上发生了什么。

查驾照记录

却无法联系上爸爸

民警试图从别的邻居处了解更多信息。“他们家一直住在这里。”刚换班过来的门卫熊阿姨熟稔道,其实小志的爷爷奶奶也住在这个院,但奶奶半个月前住院了,爷爷在医院照顾。

熊阿姨说,小志的妈妈早在一年前离开了这个家,犹如人间蒸发。

这时候,更多的街坊凑了过来,其中一人透露:“今天早上6点过看到他爸爸出门了,娃娃追着跑出来的。”

根据邻居们提供的信息,桃蹊路派出所的民警向交警五分局寻找帮助,通过驾照记录找到了小志父亲冯军的信息,但拨通信息记录中的电话号码时,对方却并不是冯军。

寻人似乎陷入了僵局。然而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进入了小区,“回来了,回来了!”邻居一指,众人马上围到了出租车前。

“跑到哪儿去了,电话又找不到。”民警问。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冯军身高约有1米75,他被突如其来的“围攻”搞得一脸愕然,先是一愣,但很快明白过来,跟着民警箭步朝警车奔去。此时,小志正坐在警车里一动不动。

连呼五声儿

七尺男儿悸动红眼

还没有打开警车门,冯军的脸已经在抽动,眼睛涨得通红,一切很明显:他正强忍着眼泪。

“儿子,儿子,来,儿子,爸爸这里来,儿子……”打开警车门,冯军张开双臂,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连呼五声“儿子”,小志向他扑了过去。快速搂抱起儿子,冯军冲向楼道,他怕孩子淋着雨。

小志搂着冯军,好奇地打量围在身边的这些陌生人,他并不能感受到父亲刚才那一刻经历的恐惧。

“谢谢,谢谢,对不起,谢谢,真的是对不起,我也是有难处,对不起,谢谢。”冯军有些不知所措,他忙着向民警道谢,又止不住对儿子的愧疚。

生活

每天下午都抱着被子枕头,牵着儿子上车开工,晚上通宵跑出租。

陪爸爸上班 每晚出租车上睡觉

“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冯军叹息着讲述,去年7月,小志的妈妈不告而别,没有留下任何言语,“哪里都找不到人。”冯军就又当爹又当妈,开始了单亲父亲的生活。

为了照顾孩子,冯军开出租车晚班,通常在下午6点出车,直到次日早上6点。自此,小志的床变成了出租车。

“每天下午都抱着被子枕头,牵着他儿子上车的。”熊姨等人都看在眼里,冯军每天都带着儿子开工,晚上通宵跑出租车时,小志就在车上睡觉,然后在早上收车时跟他一起回家。

“实在是没有办法。”冯军的言语里尽是无奈。班过后,白天冯军在家睡觉,小志便开始在院里或者街道打发时间,他最揪心的就是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两三点。

“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我忍不住要睡觉,但孩子在家里呆不住,常常溜下楼。”顿了一顿,冯军苦笑道,“这个年纪的孩子,一直关在家里也不行呀。”

幼儿园退学 几次差点街口走丢

街坊邻居都是“证人”。“几乎每天晃悠在小区周围,有时候和其他小朋友玩,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在附近街上走动。”经过的每个邻居都能说上两句,“造孽哦,经常冲到了马路中间,都是我们给扯回来的。”杨阿姨说,平时小区的居民都会帮着看顾点这孩子,有时候也会给孩子买点零食小吃,但是毕竟不能完全照顾到位,都是搭把手。

事实上,小志不是第一次跑得太远,杨阿姨介绍,好几次小志都一个人跑到了街口的菜市场,幸亏被小区住户认出才给带了回来。

7月3日早上遇到了特殊情况,“本来是该在家的,但是答应帮忙送个乘客。”冯军说,所以他在早上6点出门了,而把乘客送到机场,返回的途中遇到堵车,导致中午临近12点才到家。

让民警纳闷的是,小志已经3岁多,应该在幼儿园啊?“他有先天性缺乏G6PD酶和溶血性蚕豆病。”原本拗口的医用术语被冯军随口说出,“就是对蚕豆、消毒水、抗生素,一堆东西都会过敏。”冯军解释,就是因为这样,小志在幼儿园呆了半个月后,就被退回了家。

奶奶看孙子 不慎摔倒住进医院

事实上,在桃蹊路47号院,还住着小志的爷爷奶奶。

“没有办法,爷爷奶奶都是病人。”冯军说,他的父母分别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和高血压,半个月前孩子的奶奶住进了医院,现在是爷爷拖着重病在医院照顾。

冯军讲起了小志奶奶进医院的原因,“还是有一天喊奶奶照顾他,结果摔倒了住进医院的。”

平日里,孩子一点一滴由冯军照顾,在冯军看来,他已经照顾不了自己的父母了,哪里还忍心让小志再给父母添负担。

儿科医生:“蚕豆病”不影响上学释疑

看起来,“蚕豆病”似乎是小志进幼儿园的拦路虎。四川省康复医院儿科医生易英介绍,“蚕豆病”是一种由于身体缺乏6-磷酸葡萄糖脱氢酶(G-6-PD)所导致的疾病,食用新鲜蚕豆,蚕豆制品,以及接触一些药物后确实会发生病症。但易英表示,该病症的诱因可查,也可以通过杜绝接触等方式控制犯病,并不影响孩子上学等。

同时易英表示,这种病不具有传染性,校方不能以此拒绝接收学生,“有很多患这个病的孩子都正常上学,这个病不罕见。”

易英提出建议,冯军应该带孩子到医院确诊所有过敏源,以此预防接触,让孩子正常地进入学校上学。



上一篇:男子网上搜客服改签飞机票 被人骗走2280元 |369ii com
下一篇:男子有精神病史 上火车前喝1斤白酒狂撒千元|星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