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旅馆内诞下男婴身亡 家属不知生父是谁

作者:上海建筑防水有限公司  来源:www.yxjzfs.com   发布时间:2018-05-03 18:23:34
女子旅馆内诞下男婴身亡 家属:不知生父是谁   原标题:爱心涌向男婴 亲属联系上了   龙华新区中心医院新生儿科,因为家属还没给孩子取名字,院方临时在他手腕处腕带上写着“弃婴”两字。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庆幸   连环追   事件回顾   4月7日,一名年轻女子独自在旅馆内产子,后因羊水栓塞导致死亡。当龙华新区观澜派出所女民警孙玉莲出警赶到现场时,孩子已经奄奄一息―――这名诞下的男婴被发现时,已经是母亲离世10多个小时之后。与这一令人悲伤的场景相对的是另一个温馨的场面:孙玉莲不仅从这名母亲身边抢救了一个鲜活的生命,这些天来,只要有空她就会到医院看望孩子。孙玉莲呼吁有好心人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   还记得那个叫孙玉莲的女警官吗?这几天,她除了要接听来自好心市民的电话外,还要联系孩子的家属、看望孩子,纠结于孩子的善款如何处理的问题―――因为孩子的监护人尚未确定,孙玉莲只能代收部分善款。在这几天,孩子的家属突然联系不上了,让孙玉莲又多了一份担心。所幸在昨晚,南都记者联系上了孩子外公的弟弟―――这个除了外婆之外,目前算是孩子第二亲的老人。然而,孩子未来之路怎么走?仍然让他们感到茫然。   女警大爱   这些天来,女警孙玉莲的电话不断。作为一名鲜有的基层女民警,尽管已经年逾40,但孙玉莲和其他新的一线男民警一样,值夜班,跟大家一起陀枪出警。   但这几天,见到孙玉莲的不少同事,都说她瘦了,就因为她出警救下的那名新生男婴。昨日,孙玉莲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比之前更加忙碌了。“我不能忽略每一个打进来的电话”,孙玉莲说,南都上一次报道了整个事件后,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观澜派出所的对外电话成了热线,有一些市民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孙玉莲的手机号码或者微信,直接联系上,“目的就是给孩子们献上一点爱心”。   见到孙玉莲时,是在派出所附近的一间咖啡厅。此时,她不用上班,一身便装;她刚刚从龙华新区中心医院看望完孩子回来。只见孙玉莲在坐下的瞬间,顺便就将放在身上的笔记本拿出来,同时将手机的铃声调至最大。“在医院里面要静音,不能影响孩子休息”,孙玉莲说,现在即便是她在睡觉,电话也从不关机,因为她相信,任何一个打进来的电话,都对这个孩子的未来有帮助,“哪怕这样的帮助,对于这个孩子而言,可能是杯水车薪”。   揪心未来   “北京爱心女士6666元”、“丫丫妈:500元”……这是孙玉莲笔记本上记录的信息,此外,还有一些网友想通过微信、银行卡等方式转账给孙玉莲,“现在我总共收到7366元”。孙玉莲说,打电话给她的人太多了,但她不敢贸然收钱,而在事件发生后几天,孩子的家属一度联系不上,“所有爱心人电话都打到了我这里”。   在孙玉莲看来,现在即便是联系上孩子的唯一直系亲属外婆,孩子的未来也挺令人担忧,“老人家年纪大了,字也不认识,讲话也口齿不清,对孩子很难照顾得好”。   然而,孩子未来之路怎么走,孙玉莲也很茫然。   一名来自北京的爱心人士给孩子捐了6666元,“这是六六大顺的意思”,但南都记者联系上这名女士时,她说,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看到南都的报道后,觉得这娃儿一出生就没了娘,很可怜,“如果孩子家属需要,我可以帮忙交完剩下的医药费”。   “莲姐,您好!我是××派出所的××,在网上看了您救早产儿的新闻,很敬佩,很感动!我想问问现在小孩的情况,如果想领养不知可以吗?我加了您微信”……实际上,在深圳也有好心人士表示愿意收养这个孩子,这里面有孙玉莲的同行,也有来自罗湖的好心人士。罗湖好心人罗小姐说,她可以先给小孩和他外婆安排免费住房,“在罗湖莲塘,空气很好,有大公园,很适合带小孩住,基本设施家电都有”。   姓名:“弃婴”   尽管如此,孙玉莲依然很茫然,因为孩子毕竟不是孤儿,有亲属在旁,“从4月15日开始,我就多次打电话给孩子的外婆,但对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罗玉莲如是说。   随后,南都记者来到龙华新区中心医院新生儿科10号床,因为家属还没给孩子取名字,院方临时在他手腕处的识别卡名字部分写上“弃婴”两个字。   此时,孩子依然睡在保温箱里面,穿着与他的体型很不相符的纸尿裤,脚上缠着几条输液管,孩子的身材很瘦小,眼睛微微睁开,偶尔也会笑,更多的时候是用自己的右手把玩自己的嘴巴。   对于联系不上孩子家属,孙玉莲心里有些许不高兴,但她对于家属们的态度还是很赞许的,“在孩子入院后,孩子的家属们到处借钱预先交了1万元医药费”。实际上,若按照孙玉莲口中所说的孩子的亲属,在常人眼里是疏得不能再疏了。除了孩子的外婆,跟孩子最亲的亲人便是孩子外公的弟弟了,“其他亲属可能就是外公外婆家的左邻右舍了,我们也找不到孩子的父亲”。   “小孩还挺健康”、“还在保温箱里面”、“我不知道你捐款要捐到哪里,我想想吧”……跟孙玉莲聊天时,她的电话依然不断,大多是表达爱心和关注的好心人。然而,孙玉莲已经婉拒了很多人,“除非是特别熟的朋友,或者是一些实在拒绝不了的好心人”。   昨日下午,孙玉莲希望南都记者给她做个证,用她的名义重新开个银行卡。“目前一些爱心款可以临时发到这张卡里面”,孙玉莲说,自己对外公开这件事,就想让这笔款项专款专用,她说爱心人士的钱款如果此时不收,到时候孩子真正用得上的时候却又缺钱,“那样就很不好”。   淳朴家属   昨日白天时,南都记者和孙玉莲通过各种方式多次联系孩子外婆,手机仍然处于关机状态。昨晚,经过辗转寻找,南都记者终于联系上孩子叔公张先生。   张先生说,按照关系来讲,他是孩子外公的弟弟,孩子的外公去年去世后,除了孩子的外婆,目前,他就是孩子最亲的亲人之一,“我们老家在信宜的山区里面,信号不好,我们这些家属回到老家,除了安排孩子母亲的后事之外,就是筹钱让孩子治好病出院”。张先生说,“对于这个孩子,孩子的外婆一定要养,大不了我们轮流帮忙养着。等到孩子长大了,会喝粥吃饭了,那就不怕了”。   “孩子的父亲是谁?我们根本不知道是谁,找起来就像大海捞针,”张先生说,孩子已离世的母亲赵某20岁时到深圳打工,平时基本没跟家人沟通,都是早上7点30分出门,晚上7点左右回到观澜的出租屋中,“说是天天到沙井跑业务,但是真是假,我们根本不知道”。“可能跟孩子的外婆也有关系,教育太宽松,相信她是出去打工,不够重视,”张先生说,赵某4月4日当天还回家跟母亲一起住,而到了5日就出去住旅馆了,“虽然她平时也偶尔不回家,但挺着个大肚子不回家肯定不对劲,我们打了100多个电话她都没接,我们就知道出事儿了”。   孩子未来之路怎么走?张先生只能说,养大再说。   采写:南都记者周伟涵   摄影:南都记者赵炎雄 责任编辑:赵家明 SN146

“新智教育”是由多家教育公司联合成立的专业化集团公司;更是国内线上家庭教育领军品牌。我们承诺:不断推广并普及家庭教育理念。以服务家庭,回馈社会为终极战略目标;以创造物质精神和谐的生活空间,帮助千万家庭树立正确的家庭教育理念为己任。本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宗旨,努力为祖国培养更多“高素”“高能”“高分”型卓越人才而坚持不懈。推荐阅读/观看:新智教育 https://wenda.so.com/q/1523808482216097


上一篇:揭秘可返回太空"实验室"的五大绝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