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动机

  陕西某网站两次报道,今年5月份的一天,陕西省黄陵县人民法院干部孙延伦和黄陵县隆坊镇供销社主任徐春权“在供销社门口将供销社职工杨俊芳殴打致重伤,造成下半身瘫痪”。事情真相究竟如何?

  7月3日,陕西省黄陵县隆坊镇。恰逢赶集,街道上人头攒动、商品屯街塞巷。隆坊镇供销社位于街道中心,门头破、地不平。进出后院的铁栅栏门挂着锁,透过门的缝隙看到,院内坑洼不平,垃圾遍地,与门外街道繁华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陕西某网站此前曾两次报道,今年5月份的一天,就在此地,黄陵县人民法院干部孙延伦和黄陵县隆坊镇供销社主任徐春权“在供销社门口将供销社职工杨俊芳殴打致重伤,造成下半身瘫痪”。《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供销社的冲突

  5月19日下午,黄陵县隆坊镇供销社门口,女职工杨俊芳拦住一辆陕A319ZD黑色桑塔纳2000轿车。

  杨俊芳,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延中民三终字第00895号”判决书中的上诉人(原审被告)。她在2001年与供销社签订为期1年书面承包合同,承租供销社两间门面房、3间库房。承租期满后虽未续签合同,但一直租赁房屋,供销社亦收取房屋租金。2013年,供销社要进行整体自主开发,此为黄陵县重点建设项目。供销社要求杨俊芳等6户租赁户自行搬离。杨等人未搬离,供销社诉至法院。县法院判决她搬离,并支付租赁费。延安市中院维持了此判决。

  杨俊芳所拦截的黑色轿车内,坐着徐春权、供销社副主任贾兴明、县法院主管执行局的审委会委员孙延伦和执行局长史振荣、徐春权之女共5人。

  徐春权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法院准备5月20日强制执行供销社职工杨俊芳、郭海盈及蔡永平3户搬迁房屋案,19日下午提前去查看现场。

  徐说,车子开出大门时,杨拦住了他的车,破口大骂,用脚踢车的“中网”,“中网”被踢坏。这时郭海盈和妻子兰春芳、蔡永平和妻子李亚云4人也陆续赶到。

  徐春权下车,3个女人扑打徐,徐用手阻挡。

  徐春权回忆说:见状,孙延伦下车,表明身份,言明在执行公务,掏出手机进行拍摄。3个女人抢夺手机过程中撕烂了孙的制服和背心,孙身上也满是抓痕。

  见徐返回了车内,杨就开始用砖头砸车。其他4人也开始砸车。

  蔡永平则从家中取来钢管,拉出徐用钢管击打,徐用手抵挡,造成右手手指骨折。

  这时,郭海盈拿起半块转砸向了徐的额头,徐倒地。杨见徐倒地后,也佯装倒地。

  一个多月后,徐春权提及此事仍极其气愤。杨俊芳则表示:砸车是砸过,那是因为徐春权先打了她。

  杨俊芳这样描述冲突当天的情形:徐的车从供销社院内出来,她便张开双臂拦车。车撞到了她腹部,她爬到了引擎盖上,车停了下来。

  杨感到腹部疼痛就喊着让徐下车。徐没有下车,杨从地下捡起砖头砸车。

  徐下了车后,一句话没说,照着杨的右眼打了一拳,杨当时就被打懵。

  杨顺手又拾起了不知什么材质的东西砸车。这时过来了一个胖胖的人(后知是孙延伦),一把抓住其胳膊,拳打脚踢,杨无意间拉住了孙的衣服就昏倒在地,等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采访中,杨俊芳多次说到一句话:“多年被评为先进,如今就是个这样的下场。”

  派出所的调查

  在黄陵县公安局隆坊镇派出所,主办此案的宋海峰副所长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天,出警民警到达现场后,只有报案方(徐春权等5人)在,与其发生冲突的5人已不在现场。”

  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孙延伦的衣服、背心都被撕掉,身上有抓伤痕迹。徐春权车辆被砸,外表损坏严重,车上有遗留下来的石块、土块。打人用的钢棍赫然在内。

  《法制日报》记者看到当地派出所的一份“对隆坊供销社‘5?19’案件调查情况的报告”,报告称:

  “5月19日18时许……车开进供销社院内,查看了存放物品的库房,在车上徐春权给孙延伦用手指了强制执行3户的位置后,准备离开。车行至供销社大门口时,杨俊芳和李亚云确认该车辆是供销社主任徐春权的车辆后,杨俊芳便上前挡住车辆,用脚踢车辆前面保险杠,并辱骂徐春权。徐春权下车后,杨俊芳、李亚云、兰春芳3人上前扑打徐春权,徐春权用手阻挡。坐在车上副驾驶位置的孙延伦见这一情形后,便下车对杨俊芳3人说‘我是法院的,在执行公务’,并上前制止,并将徐春权拉回坐到车内。杨俊芳、李亚云、兰春芳3人分别从地上捡起水泥砖块(拍照、已提取),朝车辆的引擎盖和前挡风玻璃扔砸,孙延伦看见他们砸车时,便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摄像,供销社职工蔡永平(系李亚云丈夫)、郭海盈(系兰春芳丈夫)也上前参与,郭海盈用水泥砖块将副驾驶车窗玻璃砸破;蔡永平从其门市拿来一根钢管(长50cm,直径2.5cm,已提取)。击打车驾驶员车门玻璃,叫嚷着让徐春权下车。徐下车后,蔡永平用钢管朝徐春权打了一下,徐用右手阻挡时,被击打在右手部位;郭海盈持水泥砖块朝徐春权头部砸了一下,徐抱头靠墙坐在地上。杨俊芳、李亚云及兰春芳看到孙延伦在用手机进行拍照,于是3人便上前撕扯孙延伦,抢夺孙延伦手机。在抢夺的过程中,将孙延伦穿的背心撕烂,致前胸及右臂被抓伤。杨俊芳见孙延伦的背心被撕破,向前走了几步之后自己便躺倒在地上。蔡永平、郭海盈、兰春芳及李亚云4人将杨俊芳抬上崔河峰驾驶的私家车送至黄陵县隆坊镇医院。”

  杨俊芳的伤情

  陕西某站报道说,杨俊芳被打瘫痪。7月3日,在黄陵县党镇南村,《法制日报》记者见到躺在娘家床上的杨俊芳。

  杨的丈夫说,6月8日至16日,杨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医院的诊断为颈髓损伤、高位不全瘫(截瘫指数3)、颈椎间盘突出、右下肌间静脉血栓。自医院回家后,杨就一直躺在床上,不能自主活动。

  此前,5月20日,杨俊芳还曾在铜川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初步诊断证明显示其颈脊髓损伤并四肢瘫痪、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隆坊镇派出所民警曾两次与铜川市人民医院杨俊芳主治大夫王海贤谈话,证实:5月22日诊断证明系当时的初步诊断,后经过各项检查,其均未发现异常,各种生反射存在,四肢活动不受限制,没有瘫痪症状。

  宋海峰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此案还在查办当中,警方还在积极寻找相关的证人和证言。 □本报记者台建 □本报通讯员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