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街道招标灭蚊预算110万 有街道费用|www 557aa com

作者:上海建筑防水有限公司  来源:www.yxjzfs.com   发布时间:2015-07-04 13:31:33
广州街道招标灭蚊预算110万 有街道费用超200万
广州花都区新雅街公开招标灭蚊服务 广州花都区新雅街公开招标灭蚊服务

  街道外包灭蚊 一年预算110万

  广州花都区新雅街公开招标灭蚊服务,有街道去年灭蚊消杀费用超200万

  上周,广州市政府采购网挂出《新雅街防控登革热灭蚊消杀服务项目》的招标公告,介绍花都区新雅街计划将11村2社区的灭蚊工作外包给企业负责,服务期限为1年,采购预算110万。一个街道花110万灭蚊到底贵不贵?南都记者了解到,有街道去年灭蚊的各种费用超过了80万元,另有街道去年灭蚊消杀费用超过200万元。  

  疫情控制不住 街道或终止合同

  上述招标公告透露,花都区新雅街11村2社区被分为两个包。中标企业需负责区域内市政路公共区域和绿化带、各村(社区)内街内巷和绿化带、各小区楼盘公共区域和绿化带的灭蚊工作。

  去年,广州的登革热疫情严峻,国庆节前后开展了多次紧急消杀。招标公告强调,中标企业除了上述常规灭蚊消杀外,还应做到临时应急及突发登革热传染病疫情、疫点的消杀工作。

  招标文件还要求,中标企业每月进行1次防控登革热灭蚊消杀行动,8-11月每月增加1次,全年共计16次。

  对于已发生登革热疫情并对疫点进行强化消杀后,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检测指数不达标的,花都区新雅街有权扣除采购经费,甚至终止合同。

  灭蚊外包少见 多由消杀站负责

  对于有街道将灭蚊工作外包给企业负责,有爱卫业内人士表示“少见”。南都记者搜索广州市政府采购网也发现,这是该网站上首次出现“灭蚊外包”的案例。

  有爱卫业内人士介绍,一般街道有专门的消杀站,负责辖区内“四害”(包括蚊子)的消杀工作。尽管广州的消杀站不属于政府部门,但街道还是会将“四害”消杀交给消杀站负责。

  花都区新雅街是去年1月才成立的新街道,其前身是雅瑶镇。该业内人士猜测,原来的镇政府可能没有成立消杀站,改为街道后,为配合“四害”消杀,尤其是防治登革热,才将灭蚊事宜外包,“虽然少见,但广州也存在这样的案例。”

  去年全市灭蚊花2亿 但近三年预算连降

  据统计,去年6月以来,广州开展了24次全市灭蚊统一行动,尤其去年9月24日至10月8日,密集开展了5次全市灭蚊行动。今年1月广州召开的爱国卫生工作会议透露,广州各级财政去年共投入灭蚊经费近2亿元,这是广州首次公布“灭蚊总账”。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近三年广州市城管委的病媒生物防制预算“连年减少”???2012年,广州市城管委用于病媒生物防制的预算为1574万元;2013年为1200万元;2014年为900万元。该笔预算主要用于购买病媒生物防制药械,包括灭鼠、灭蝇、灭蟑等。

  广州白云区一街道负责人称不会效仿这种公开招标的方法,因为私人消杀公司的价格虽然压低,但消杀服务工作“不会像我们那么细致,力度也不会那么大”。他举例称,原本一个片区可能需要20个人员消杀,外包公司为了节约成本,“可能只会派3个人”。况且由街道请消杀人员,还能解决辖区部分就业问题。

  焦点

  110万灭蚊贵吗?

  有消杀站一年经费五六十万

  “我们消杀站一年经费大概五六十万元,上百万经费算很充裕了。”广州北部某街道消杀站工作人员表示,消杀站经费来源主要包括两部分:财政给的定额“人头费”,以及消杀站在外承接项目所得的“项目费”。

  该负责人坦言,消杀站的主要工作是配合政府开展“四害”消杀工作,包括辖区内公共外环境等。如果辖区内的企事业单位、学校等机团单位需要开展消杀工作,则需掏钱“购买”消杀站的服务。

  “那两月像印银纸一样使钱”

  “去年最辛苦的是国庆节前后,那时是登革热消杀的高峰,常常白天灭了公共外环境的蚊,晚上还得加班灭企业的蚊。”上述负责人称,消杀站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手短缺,“去年以来消杀工作增加很多,只能通过借调、招临时工等方式补充人手。”某街道办城管科的负责人也回忆,“那两个月简直就像印银纸(钞票)一样,哗哗地使钱。”

  “那时(去年9、10月)请消毒公司来做喷杀,一次一天要1万元,开始我们不敢相信这么贵,后来发现其他街道都请了,有的还请专业公司连续喷药一星期,一次花十几万,感觉花钱根本不心疼一样。”广州市中心某街道办城管科副科长回忆。南都记者了解,去年登革热疫情严重时,区里向街道办临时拨款、拨设备,有时拨款数额参照该片区病例数来确定,病例少的街道获得几万元拨款,病例多的可获十几万元拨款。

  消杀人员人工费涨至100-150元/天

  广州白云区某街道市政管理所负责人介绍,2014年受登革热高发影响,全年防登革热灭蚊消杀费用超过200万元,2013年的消杀费用仅50多万元,同比增长三倍。费用主要用于消杀药物、器械和人工费,除了50万元由区财政拨款外,其余均为街道和村自筹。

  “大部分消杀人员都是我们自己请的!”该负责人称,每个村和社区会有10-12人的消杀组,主要聘请本村村民,通过短期培训后上岗,街道对外聘请8-10名有多年消杀经验的专业人员,街道消杀站4名专职人员则作为管理人员,负责管理全街消杀队伍。消杀人员的人工费按天计,加班时间是7:00-10:00、16:30-20:00,去年人工费是50元/天,“天天加班加点,噪音大药味重,比较难请到人”,现在已涨至100-150元/天。

  该负责人表示,街道灭蚊消杀费用的大头是消杀器械,每台约2万-5万元,算下来全街道就要90多万元,再加上药物和人工费,全街14个社区全年就要200多万元。

  “要看这钱包不包病例数。如果110万元要求登革热病例为0或者是很低的数字,那就不现实。”某街道环卫站站长表示,一旦出现病例,其按照标准进行防控的花销就得成倍增长,病例集中增加的话就更不可控。

  样本

  工资:最花钱的是去年国庆期间

  基层一年灭蚊防蚊花销有多大?某街道消杀站站长透露,主要花销在工资、设备、用药。“消毒员加上财务人员等十几人,一年工资支出50万左右,去年因为登革热,加班费很多,还得在这基础上加三四万左右。”最花钱是去年的“国庆无休”阶段,“10个消毒员7天就得近2万元。”

  设备:第一次给街道大规模配设备

  “这些喷药机在使用高峰期几乎每个月都要修,背式的小设备修一次起码1000多元,大一点的设备修一次要几千块,一年下来光修机器就起码得花两万元。”去年防控高峰期,区里拨来大小共四台烟机、背机等,合共价值近7万元。“给街道消杀站大规模配设备是破天荒第一次。我们算是小街道,大一点的街道应该比我们配得多。”

  用药:“小数怕长计”花费超10万

  居家防控环节,包括蚊片、蚊怕水、缓释包等在内大概要10万元以上。正所谓“小数怕长计”,这个街道办事处辖区有10万左右常住人口、近2万户籍居民,以蚊片为例,如果每户都免费派发一筒,一共需要近1000箱,每箱蚊片150元,进行全面配给的话,需要花15万元。但一般消杀站只按十分之一的量配给社区,以减少开支,派完再补。

  统筹:南都记者 徐艳

  采写:南都记者 任磊斌 梅雪卿 杨婷

  南都制图:张许君

编辑:SN054




上一篇:《男子汉》告别坦克兵 欧豪情绪激动哭成泪人(|哇麦网
下一篇:15岁贵州少女负气离家出走死在杭州出|晨曦之雾txt新浪